@lijiang

Sculpting in time

Do one thing and do it well.
Every story has a beginning and an end.

New Mac Mini With Apple M1 Chip

带Apple M1芯片的新款Mac Mini

1 分钟

2020年初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规划未来自己的方向是往ARM设备边缘化计算方向发展,预计未来3-5年里ARM平台会在各个计算领域中崛起,从智能手机到小型Arduino边缘设备,再到大型的超算系统,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们都可以看到ARM的身影。

1 分钟

先从主要的原理入手,[email protected]只是预测能够Binding Covid-19外层刺突蛋白的人工合成药物的分子结构,可以想象成类似摄影中的拍照技术,Rosetta能够静态的预测某一个蛋白质的特征,但是它无法预测该蛋白质分子在时间的演化下是如何运作的,因为分子之间会有电势差异,产生电磁力的作用,所有分子内部的构成元素都会随着时间的变化相互影响而产生运动,当我们在Rosetta中设计出一种能够绑定SARS-COV-2病毒的合成药物时,需要进入测试阶段,观察该药物是否能稳定的与病毒蛋白质结合,因为预测的结构是静态的,我们无法知道蛋白质结构在相互作用运动的情况下是否能够很好的与病毒蛋白质结合,这里[email protected]就派上用场了,它就类似于摄影中的拍摄动态画面,我们可以从[email protected]上拿到静态的蛋白质结构链,然后在[email protected]中模拟该蛋白质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否能够很好的与病毒蛋白质结合,从而产生抵抗病毒的作用。

最新文章

分类

关于

Keep thinking, Stay curious
Always be sensitive to new things